第2168章

会这样……”失去了穆红真元屏障的保护,段浪跟董遇之顿时从半空中摔落到了地上,疼痛的感觉瞬间顺着神经冲进大脑,段浪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过这么疼痛的感觉了,就连前几次身受重伤的时候都没有这次疼。

虽然心中诧异,但眼下最应该关注的应该是穆红,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消失不见了哪?

“穆红穆红,你没事吧?刚才发生了什么?”段浪在心中焦急的呼唤着。

不多时,穆红的声音终于传来,不过听起来好像很疲惫的样子,“段浪,放弃逃跑,试着用你自己的力量去收服宝具吧,我无能为力了。”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是无尽的沉寂,任凭段浪再怎么呼唤都得不到一丝回应,这次的行动让穆红的魂魄损失的太多了,此时他已经被迫陷入了沉睡,不知需要多长时间他才能再次醒过来。

可就在段浪还在担心穆红的安危时,突然一股惊悚感席卷全身,这种感觉并非是因为受到了别人的攻击而产生的,其实是因为段浪突然发现了意识体消失的原因。

“为什么…我感受不到真元了…”董遇之在一旁也呆住了,修炼了数百年的他竟然突然无法再感应到真元,这种突如其来的落差让他几近崩溃。

“不仅是体内的真元,连外界的真元都丝毫感受不到。”段浪磕绊的说出这一现实,按理说修仙者的身体里就算是将丹田中的真元全部耗尽,也可以在全身大小经脉处感受到微薄的真元,那是修仙者的根本,所以不可能发生改变,但此时竟然真的感受不到一丝真元,怪不得刚才摔下来的时候那么痛。

“不可能不可能,外界的真元就像是大海里的水,就算是一部分消失,周围的真元也会迅速补过来的,可是现在为什么我还是感受不到真元的存在。”段浪越想越惊慌,现在的情况就如同废掉他们全身经脉一样,此时的段浪就相当于一个凡间的普通少年,根本和修仙者扯不上半点关系。

“嗤嗤嗤嗤,小鬼这就吓破了胆吗?那这样看来你也并不怎么样啊。”嘲笑声在段浪的头顶传下来,那琉璃骨架此时正双手抱臂的看着段浪,骷髅上那两个空荡荡的眼眶仿佛包裹着无尽的黑暗,段浪不敢过多注视,那种让人沉迷的感觉仿佛能吸走他的灵魂。

“唉~看来都是些仗着家族势力狐假虎威的阔绰弟子,估计没有看得上眼的。”琉璃骨架懒散的说着,看样子他正在为什么事情发愁,“姑且试试吧,就这个鬼地方能来这几个人已经不错了。”

说完后,便扭头望向五老峰弟子的方向,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五个核心弟子后暗暗摇头,虽然这些人的资质都还不错,但在琉璃骨架看来好像都缺少些什么,此时周围的全部真元都被他用神通去除干净,所以修为高低并不在考虑范围内。

“也莫要说我没给你们机会,现在我便要探探你们的虚实!”

琉璃骨架心中打定主意,虽然对这几个少年都不了解,但说不定其中就会有符合自己要求的一个,既然今日遇到了一起那便让他们也经受一次考验,若是成功了也好选个合适的主人,上一位主人的魂魄已经快要消散了。

“来战吧!”

琉璃骨架高喊一声,那声音虽不像先前穆红那般磅礴,却又透露着无尽的威严,早就徘徊在四周的无数妖兽都下意识的退后几步,能让黑蟒森林核心区域的妖兽产生畏惧感,这得需要多么强大的力量啊。